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像水一样碎
避重就轻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718
精华 0
积分 77930
帖子 15587
威望 77930 点
金钱 31173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3-29 09: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像水一样碎

像水一样碎
   

  

  像水一样碎

  ——九天

  

  

  透明的颜色,宁静的水,缓缓流淌的是一种似水的记忆。
白癜风怎么治疗
    

  ---治白癜风武汉哪家医院好-----题记

    

  在光棍节后的第一个阳光的上午,李翔在半年之后再次看到了梁若……..

    

  天空被风吹得只剩下一整片干净的蓝,阳光没有丝毫阻挡地往下照耀。校园因铃声热闹起来,李翔远远的看到了梁若,于密集的人群中,桂花树的那头。在交叉错过的时候,李翔有些惊慌失措。阳光灿烂,却很刺眼,刺得李翔睁不开眼,在相遇的时候,李翔没有侧望,只是廖若无事的向前走着。

    

  昨天的光棍节,李翔期待了许久。或许不能说是期待,只是说一个节日使李翔颓废的理由变得冠冕堂皇罢了。

    

  晚自习后,李翔去校外买了啤酒和佐菜。李翔决定好好的庆祝一下,如若可能的话,李翔想尝试他人生的第二次醉倒。

    

  回寝室,李翔有些迫不及待。室友四人围坐在一起,把酒畅谈,自然“脱光”是无可争议的话题了。室友笑侃着李翔,鼓吹者李翔。那个时候李翔总是默默的笑着,有种不想解释却又难以解释的欢喜。

    

  知我者谓我何为...

    

  不知我者谓我何为?

    

  或许李翔自己也不明了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姿态。李翔曾用各种词语来解释他的行为,可是到最后却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在反复地否定反复地立论,又再次颠覆再次怀疑后,李翔觉得或许仰慕可以来解释一切。

    

  可是仰慕却又是怎样的一个高度?李翔不知道该以如何的一种姿态仰望着它…..李翔和室友一直畅谈到凌晨一点。期间李翔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跌宕起伏。以前的一幕幕在李翔迷糊的眼前闪闪现现,混合着酒精鸭脖的辣味刺激着李翔,李翔将心里埋藏很深,压抑许久的东西歇斯底里地抖了出来。

    

  李翔的学校很小,而遇上梁若却是件困难的事。由于次数寥寥无几,李翔清楚的记得,到今天上午为止,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在偌小的校园里,每天校园里的来来往往,自己只有九次遇到梁若。

    

  一次是在梁若即将进教室的时候…..

    

  一次是在下楼梯的时候…….

    

  一次是在回宿舍的昏黄路灯下…..

    

  一次是在运动会期间的路上…..

    

  一次是在上体育课的路上香樟树旁…..

    

  一次是在新生歌会上……..

    

  没有招呼,只有遥望…..

    

  在一次又一次遥望之后,在时光刻度一点点消弭之时,成就了一场一个人的咫尺天涯。画面像水一样流淌而出但却捡不起,捧在手心却又断断续续,像水一样碎,却也有碎的点滴。

    

  记忆里停留着那个遥远大雨天下的晴朗世界。

    

  半年前的那个下雨天,李翔和室友同一天生日。在饭桌上,李翔第二次正面见到了梁若。梁若坐在李翔的右边,三个座位的距离。期间,李翔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只是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饭。大家都敬了梁若,李翔也敬了。李翔看着梁若喝酒时的模样,心生了敬仰。于是李翔想再次敬梁若,梁若笑着说:“要敬的话,敬一杯返八杯。”李翔酒力不胜,只好作罢。因为看得清楚,知道了所有的不可能,再次聚会只会是遥不可及的一厢情愿,即使等到毕业。除了自己,无关他人。于是之后的某些时候,每当李翔想起时,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遗憾。

    

  在看完院举办的晚会后,李翔终于找到了可谈的话题。那次李翔和梁若说了许多,抵得上他们之前所有的谈话。以后的几个星期,李翔总是隔三岔五地主动找梁若说话,似乎之前一直阻扰李翔的莫名的担忧凭空消失了,那个时候李翔是自然的,自然李翔就有了勇气问梁若来他的生日聚餐上。

    

  李翔第一次看到梁若是在进大学后的第三个晚上,在对面的寝室。那时候,梁若是以专业学姐的身份下访大一新生的。梁若一身银灰色,坐在寝室的中央回答着疑问。

    

  李翔看人有个标准:气质。

    

  那个时候李翔觉得梁若很有气质。

    

  那个时候李翔有些心不在焉…

    

  李翔就那么坐在写字桌上,安安静静地看着梁若侃侃而谈,以一种仰慕的姿态。

    

  李翔和梁若是两个不同城市不同学龄的人,只是因为一所大学而使他们相遇了,但却是两条异面直线,只是在某一空间处相距最近,有了仰望的角度。而在此之前,在此之后却恰似两头无尽的延伸,遥远至消失。

    

  很早以前看几米,就知道人生里有人来来去去纯系正常,任何空洞地挽留与歇死底里不如安静地看它如何以一种你无法预料的方式发展。纵使于你,我的仰慕只是你流金岁月中踢踏而过的路途,不明了,无标记。

    

  我的记忆祭奠各自安好,而我的行动寂静无声,像水一样碎。
白癜风诚信坐标企业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6 03:05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